行業動態
您當前位置:首頁 >行業動態
煤化工行業:十字路口求變
發布:hbsy  瀏覽:1664次

??

近些年來,發展以煤制油、煤制氣為主的現代煤化工項目,是一些煤炭富集地區產業轉型的主要方向。但是因其高耗能、高耗水、污染排放等問題,國內對煤化工的爭議不斷,再加之國際油價大幅下降給煤化工帶來沖擊。我國現代煤化工似乎走到了十字路口,今后該怎樣走,各方意見不盡相同。

隨著煤化工“十三五”規劃的腳步越來越近,一度處于眾議塵囂之中的煤化工項目將獲得相關政策引導。對此,有業內分析人士認為,盡管有些煤化工項目會被推遲或取消,但從整個大背景來看,中國繼續在煤化工上投資的大趨勢不會變化。

據普氏能源觀測,近期中國會有35-40%的項目投入集中在像煤制烯烴等煤化工項目上。不過這些項目中,有40%或多或少會被取消或延遲,但長期對煤化工投資不會減少。

普氏能源資訊石化分析主管Hetain Mistry認為,中國發展煤化工具有充分的理由。首先是因為中國煤炭儲量充足,也希望實現化工產品的自給自足,這需要充分利用國內煤炭資源解決供應問題。其次,從能源使用結構調整的角度考慮,中國主要的能源消耗渠道——交通行業是以用油為主,所以中國未來會在石化行業以煤代油,同時把石化解放出的油資源投入到交通行業使用。此外,煤化工下游產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依然處于需求增長階段,依靠外部進口。

盡管預期看好,但一個煤化工項目前期動輒數百億投入、運營后故障頻出、環境消耗巨大等問題阻礙著產業發展,遭受不少業內質疑。

環保壓力逐漸擴大

我國的煤炭資源和水資源呈逆向分布,極不均衡。水資源分布以昆侖山—秦嶺—大別山一線為界,以南水資源豐富,占78.6%;以北水資源短缺,僅占21.4%,而煤炭資源占全國的90.1%。特別是黃河中上游的晉陜蒙寧四省煤炭資源占有量為全國的67%,但水資源僅僅占全國水資源的3.85%。且該區域約40%屬于半干旱地區,人均水資源量還不足黃河流域人均水資源量的一半。

由于西部煤炭資源區幾乎都位于黃河流域,不僅缺少水資源,還缺乏納污水體。而煤化工生產的特點是高溫高壓,必然產生大量的含鹽廢水,無論何種廢水處理技術,鹽是無法降解的。黃河擔負著流域內生活、生產、農業與生態等多種供水需求,目前鹽含量累積已經接近生態紅線,如果再不加以嚴格控制,黃河流域的生態治理將變得很困難。

石油化工業規劃院化工技術經濟研究所所長牛新祥表示,煤化工在爭議中艱難前行,爭議的焦點之一是環境污染問題。對煤化工的環保要求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和經濟發展階段,各地也紛紛出臺一些實施細則,據初步了解,對于化工包括煤化工都是嚴上加嚴。煤化工的三廢問題確實是難題,尤其是水。

“新型煤化工產業的發展需求與其所在地水資源分布情況極其不協調,一但處理不好,會引發這些地區嚴重的水資源危機。現在,煤化工的環保投資所占成本比重50%左右,遠高于石油化工。節水技術和污水處理技術成為行業發展以及獲得效益的關鍵”。神東天隆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煤化工工作人員告訴《中國產經新聞》記者。

中投顧問能源行業研究員宋智晨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煤化工廢水的組分復雜并且含有固體懸浮顆粒、氨氮及硫化物等有毒、有害物質,若處理不當容易造成水污染并演變為水質型缺水。因此,廢水處理是所有煤化工項目都需要考慮的問題,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整個項目的效益。

目前,煤化工項目產生大量的氣化廢渣和鍋爐灰渣,多數企業都將這些廢渣進行填埋處理而沒有進行綜合利用,每噸的廢渣填埋成本為20~30元。而每噸廢水的零排放系統無害化處理的成本高達2000元/噸。此前,甘肅一家煤化工企業負責人表示,公司在甘肅平涼計劃投資建設的年產180萬噸甲醇和70萬噸煤制烯烴項目,總投資額為251億元,環保投資占到了30億元。

油價走低  煤化工面臨虧損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秘書長、煤化工專委會秘書長胡遷林曾經指出,近幾年,新型煤化工產業之所以能夠異軍突起,發展這么快,除了我國為保障能源安全而大力推進能源多元化戰略,以及為解決霧霾造成的大氣污染而力推能源清潔化發展的動力外,還有一個重要推手是煤化工產品的經濟性。只要原油維持在每桶80美元以上,煤制油、煤制烯烴等產品有較強的成本優勢。這番話也闡明了高油價對支撐煤化工產業發展的重要性。

多家研究機構曾對國際油價與煤化工項目盈利性的關系做過測算,較為一致的結論是:煤制油、煤制氣和煤制烯烴產品的盈虧平衡點多在油價65~85美元/桶。原油價格100美元/桶時,煤化工行業一般經濟效益較好;而以當前50~60美元/桶的油價計算,幾乎所有的煤化工產品均已無利可圖。

“煤化工產品的成本一般分為兩部分,廠房、設備等固定成本與原料價格等可變成本各占50%,其中煤炭成本占到30%左右。而石油基化工產品成本構成中,原油所占成本比例接近80%,油價大幅下跌必將帶動石化產品成本的大幅下降。盡管價格下跌從原油傳遞到下游石化產品一定的滯后效應,但許多煤化工企業已經感到不斷襲來的陣陣寒意。石化產品價格下跌加速,導致丙烯、苯等產品跌幅較大,與之相關的下游產品也隨之下跌。在原油價格大幅度下跌的背景下,煤化工很多品種恐怕都需要重新考慮經濟性。”金銀島甲醇市場分析師荊常婷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采訪時說道。

目前我國大多數已投產的新型煤化工項目都處于示范階段,前期投入巨大,動輒上百億元,大多數企業在銀行有巨額貸款,如果因為油價下跌而減產或停產,企業要承擔更多的償貸風險。

一位煤化工內部人士指出,油價的下跌直接吞噬了煤化工企業的利潤,特別是那些單純以煤制油、煤制氣、煤制烯烴為主業的煤化工企業的日子變得十分艱難。如此低的油價,硬撐著做下去毫無疑問是虧損,而停產呢,公司要承擔更高的折舊成本和財務成本,同樣會影響利潤。目前想停也停不下來,的確是進退兩難。

而且,隨著中國煤化工新建項目的增加和投資額的增大,項目投資超概算的現象愈演愈烈。統計顯示:在近10年建設的煤化工項目中,約一半項目投資超過了概算。其中現代煤化工項目超概算的比例高達70%,有些項目投資甚至超出概算40%以上。

中國能源學會市場部副主任陳強指出,如果逐一對近幾年投資額超10億元的煤化工項目進行嚴格審計并按統一口徑核準公告,至少會有85%的項目實際投資超過概算。因為一些項目雖然建設期投資未超概算,但建成后因種種原因難以正常運行,使項目竣工驗收期一拖再拖,甚至需要更多的資金進行技改、填平補齊或消漏補缺,投資額反而會超出概算一大截。換言之,大型現代煤化工項目投資超概算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長此下去,不僅會導致項目盈利能力降低甚至長期虧損、令業主蒙受巨大損失,甚至會遲滯區域經濟發展、增加銀行壞賬,影響整個煤化工行業健康發展。

提升技術是未來之路

對于什么才是煤化工的發展方向,胡遷林指出,首先肯定一點,無論油價高低,發展煤化工產業都是中國能源戰略轉型的必由之路,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這是我國的資源稟賦和能源革命的大背景所決定的,我們還是應該堅定看好煤化工產業未來的發展。

荊常婷認為,盡管油價不斷下跌,但煤制油是煤炭清潔利用的重要方向之一,符合我國國情,是保障我國油氣供應安全和推動能源結構調整的迫切需要和現實選擇。中國是人口大國,僅靠國內油氣資源很難支撐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作為能源結構中的主力軍,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是我國實現高碳能源低碳發展、解決油氣資源短缺和能源多元化轉型的重要途徑。對于煤化工而言,目前是要找到一條健康穩妥的發展路徑。而其中重要的,是技術層面的提升。

近日,全國科學院聯盟能源分會啟動儀式暨煤制烯烴產業高端論壇在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所舉行。與會發言者認為,“十三五”期間發展煤化工技術是國家戰略需求,并具有較好的經濟效益,煤化工未來的發展需要不斷進行技術升級,從源頭上解決發展所面臨的瓶頸問題。

德勤中國化工行業主管合伙人觀洋日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低油價已經對中國的化工產業發展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其中煤化工項目發展陷入尷尬境地。在產能過剩的大背景下,中國的化工行業亟待轉型。

中國的化工行業需要繼續關停淘汰過剩產能,而企業則需要更多的創新。隨著市場環境日益嚴峻、挑戰加劇,化工企業無法再依靠削減成本和清理資產負債表等傳統手段提升業績。要想在當前環境中求生存,企業需要應用分析方法,以識別增長機遇,節約成本,并優化資產組合。要在日益動蕩與復雜的市場環境中前行,全球化工企業必須考慮轉型。而轉型成功與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如何應對各個方面的變化,包括信息技術、數字化設計與發現、物料系統商業化、生物科技、制造技術以及跨生態系統協作。

當前,對于煤化工發展的質疑聲一直沒斷,這說明我們的技術還是難以應對資源和環境瓶頸。現代煤化工要解決排放問題,首先要通過技術進步從源頭提升能源轉化率。國家應在政策方面加強對企業創新的支持,建立有利于創新的環境和條件。未來,煤化工今后還要跟石油化工和天然氣化工去競爭,所以真正的現代煤化工示范項目應該是技術驅動型,而不是能源驅動型。企業要明確如果沒有煤炭資源的收益,光靠技術是不是還能夠有足夠競爭力。

 鶴壁市三元煤化機械有限公司 網址:http://www.726279.tw 地址:鶴壁經濟技術開發區金山工業區龍崗路中段 電話:0392-3291697 0392-3291698  傳真:0392-3291699
豫ICP備19026184號-1
山东群英会开奖视屏